回馈华人社区 奉献自己的爱心 快乐生活护理团队经理 Jun女士为您带来她的故事

快乐生活护理团队经理 Jun女士拥有英语语言文学,金融和法律的学历。在澳洲Jun有 20 年的客服服务行业经验,对澳洲的风土人情,商业文化都非常熟悉。当年在准备为新的职业规划做出选择时,有两个选择出现在Jun面前,一份是澳洲上市公司的邀请,一份是快乐生活的邀请。Jun毅然选择了快乐生活,是什么让Jun做出这样的决定呢?我们为您带来她的故事:

 

Jun选择快乐生活的原因:

“当我申请这份工作时,居家养老津贴对我来说是全新的领域,当我做了一些功课之后,我立即被这个行业所吸引。 这是我第一个以服务华人社区为背景的公司,虽然当时我也收到了一家澳洲上市公司的邀请。

经过慎重考虑,同为华人的我,强烈觉得要为自己的社区做点什么,归属感和奉献情怀让我觉得这份工作意义重大。 非常感谢快乐生活为我提供了这样机会。 在快乐生活工作中,我重获自信并加强了母语的练习。 我一开始担任销售/护理顾问的职位,因为当初团队很小,客户都在慢慢积累。 现在我与快乐生活一起成长,我的职位也升至护理团队的经理。现在我致力于培训更多的年轻同仁,为华人社区服务,我也很高兴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帮助社区中的长者。”

 

Jun对华人长者说:

澳洲华人长者处境不是很理想,养老成为一个重要议题

实话说,澳洲的华人长者们是弱势群体,但是数量在日益庞大,随着华人移民数量与日俱增,澳大利亚华人长者群体也日渐庞大。而在早期移民渐渐老去的同时,还有越来越多新移民的父母也来投奔子女。养老,自然就成了华人移民越来越关注的话题。

 

传统西人的津贴管理机构,令华人长者水土不服

目前居家养老津贴管理机构的数量有900多家,绝大部分是澳洲西人的机构,由于中西方语言和文化的差异,华人长者在西人机构里,总是感觉“水土不服”,导致服务质量大打折扣。

例如:不少华人长者反应,在西人的机构里,语言沟通是一大问题。很多情况,是长者把护理要求告诉子女,子女再翻译给西人机构,西人机构回复给子女,子女再翻译给长者。这样来来回回,很多长者觉得给子女频添麻烦,最后便不好意思提要求了。

 

看到很多华人长者过着长者的生活,我更加希望尽自己的一份力

加入快乐生活后,我服务的华人长者中,有的独居、有的和老伴同住,大部分长者英文有限,居家养老津贴方面,我和同事们可以提供无微不至的关怀。但其他生活的日常,一些“空巢长者”的生活就令人心疼了,在澳洲,就只能靠子女,澳洲政府和服务机构了。

因此我觉得这份工作,非常崇高,非常重要。

 

我的同事

做这一份工作,有热情和爱心还是不够的,因为有专业的技能才可以为长者服务。

在员工培训方面,快乐生活有自己的一套选人标准:直接和长者沟通的护理顾问/护理经理/个案经理 要思路清晰,沟通能力强,了解养老行业、护理和基础医疗常识。所以快乐生活的护理顾问/护理经理/个案经理都具备澳洲注册护士或澳洲社工的背景,而且学历要求本科以上。这样中西文化兼备的员工才能成为长者和居家养老津贴的桥梁。

同时我们建立多个系统及时发现长者的需求和风险。

例如:意外报告,我们的员工都受过培训,通过交流发现长者是否有摔倒过,是否经历家庭暴力,是否有疾病的早期症状,并及时报告给对应的部门做出合理的反馈。

 

最后,我祝愿各位长者朋友们身体健康,生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