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饋華人社區 奉獻自己的愛心 快樂生活護理團隊經理 Jun女士為您帶來她的故事

快樂生活護理團隊經理 Jun女士擁有英語語言文學,金融和法律的學歷。在澳洲Jun有 20 年的客服服務行業經驗,對澳洲的風土人情,商業文化都非常熟悉。當年在準備為新的職業規劃做出選擇時,有兩個選擇出現在Jun面前,一份是澳洲上市公司的邀請,一份是快樂生活的邀請。Jun毅然選擇了快樂生活,是什麼讓Jun做出這樣的決定呢?我們為您帶來她的故事:

 

Jun選擇快樂生活的原因:

「當我申請這份工作時,居家養老津貼對我來說是全新的領域,當我做了一些功課之後,我立即被這個行業所吸引。 這是我第一個以服務華人社區為背景的公司,雖然當時我也收到了一家澳洲上市公司的邀請。

經過慎重考慮,同為華人的我,強烈覺得要為自己的社區做點什麼,歸屬感和奉獻情懷讓我覺得這份工作意義重大。 非常感謝快樂生活為我提供了這樣機會。 在快樂生活工作中,我重獲自信並加強了母語的練習。 我一開始擔任銷售/護理顧問的職位,因為當初團隊很小,客戶都在慢慢積累。 現在我與快樂生活一起成長,我的職位也升至護理團隊的經理。現在我致力於培訓更多的年輕同仁,為華人社區服務,我也很高興能盡自己的一份力量來幫助社區中的長者。」

Jun想對華人長者說:

澳洲華人長者處境不是很理想,養老成為一個重要議題

實話說,澳洲的華人長者們是弱勢群體,但是數量在日益龐大,隨著華人移民數量與日俱增,澳大利亞華人長者群體也日漸龐大。而在早期移民漸漸老去的同時,還有越來越多新移民的父母也來投奔子女。養老,自然就成了華人移民越來越關注的話題。

傳統西人的津貼管理機構,令華人長者「水土不服」

目前居家養老津貼管理機構的數量有900多家,絕大部分是澳洲西人的機構,由於中西方語言和文化的差異,華人長者在西人機構里,總是感覺「水土不服」,導致服務質量大打折扣。

例如:不少華人長者反應,在西人的機構里,語言溝通是一大問題。很多情況,是長者把護理要求告訴子女,子女再翻譯給西人機構,西人機構回復給子女,子女再翻譯給長者。這樣來來回回,很多長者覺得給子女頻添麻煩,最後便不好意思提要求了。

看到很多華人長者過著「空巢長者」的生活,我更加希望盡自己的一份力

加入快樂生活後,我服務的華人長者中,有的獨居、有的和老伴同住,大部分長者英文有限,居家養老津貼方面,我和同事們可以提供無微不至的關懷。但其他生活的日常,一些「空巢長者」的生活就令人心疼了,在澳洲,就只能靠子女,澳洲政府和服務機構了。

因此我覺得這份工作,非常崇高,非常重要。

 

我的同事們

做這一份工作,有熱情和愛心還是不夠的,因為有專業的技能才可以為長者服務。

在員工培訓方面,快樂生活有自己的一套選人標準:直接和長者溝通的護理顧問/護理經理/個案經理 要思路清晰,溝通能力強,瞭解養老行業、護理和基礎醫療常識。所以快樂生活的護理顧問/護理經理/個案經理都具備澳洲註冊護士或澳洲社工的背景,而且學歷要求本科以上。這樣中西文化兼備的員工才能成為長者和居家養老津貼的橋梁。

同時我們建立多個系統及時發現長者的需求和風險。

例如:意外報告,我們的員工都受過培訓,通過交流發現長者是否有摔倒過,是否經歷家庭暴力,是否有疾病的早期症狀,並及時報告給對應的部門做出合理的反饋。

最後,我祝願各位長者朋友們身體健康,生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