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需求花了六百刀——除了項目經理,想要居家享樂還有什麼選擇?

澳大利亞政府為了提升老人居家生活質量,給予老人更靈活、更快捷的護理與生活支持服務,推出了家庭護理配套服務(Home Care Package Program)。此服務給澳洲老人們打造了快樂、方便、放心的晚年生活,並已經成為澳洲老人居家養老首選申請的福利。

老人可以用家庭護理配套服務基金來購買各種各樣的服務以及器械,在家裡享受晚年。

澳洲老齡服務部規定的家庭管理基金支付範圍包括護理服務(比如協助沐浴以及預備餐食),支持服務(比如打掃衛生、園藝、洗衣、情感支持)以及臨床護理服務(比如專職醫療服務)等,只要符合基本規定,一般都可以使用基金來支付。

然而,近年來頻繁有新聞報導指出,澳洲很多居家養老機構在鑽居家養老套餐政策的空子,想方設法地在消費以及報銷的過程中為難客人,以獲取更多利益。

生活在澳大利亞的彼得·羅克斯博先生(Peter Roxburgh) 是一個孝子,他為89歲高齡患有嚴重癡呆的母親申請了家庭護理配套服務,然而一個一百澳元的馬桶架讓他對居家養老行業徹底死心了。

前不久羅克斯博先生的母親住了院,出院前,醫生再三叮囑羅克斯博先生一定要給老人準備一個馬桶架,以防老人在上廁所的時候摔倒。

羅克斯博先生隨即致電了母親的基金管理機構,詢問馬桶架是否在基金支付範圍內,機構的項目經理滿口答應說可以給老人購買和安裝,沒想到,這是一個大麻煩的開始。

項目經理用老人的基金僱用了一名職業治療師去羅克斯博先生家做了各種評估,以判斷老人真正需要什麼協助設施。羅克斯博先生抱怨道,我們都有專業醫生的建議,為什麼還要這樣麻煩呢?

職業治療師評估後,項目經理還是給老人購買了馬桶架,羅克斯博先生並沒有覺得這件事太麻煩。

不過當羅克斯博先生看到賬單時,瞬間怒火中燒——他並沒有要求的職業治療師評估就花了三百澳幣,一個只值一百澳幣的普普通通的馬桶架又花了將近三百刀!

也就是說,項目經理在老人一個小小的需要上花費了六百澳幣!

傳統以來,在項目管理模式裡,項目經理負責跟進每個老人需要的服務,例如選擇服務人員、服務時間,以及購置器械的品牌、價格、種類等。

乍一看,老人不用為選擇服務操心,但是這“輕鬆”的背後卻是高昂的管理費以及服務費,市面上的項目經理收費約為35-60%。換句話說,老人每年有$10000的基金,項目管理費就已經收了$3500- $6000。餘下的金額才是老人可以用於自身的服務上的。

這些公司還會復雜化服務與報銷流程,例如指定老人到特定的醫生看診,指定老人買某一合作品牌的用品,以及高薪指派評估人員去老人家作各種不必要的評估等,來從不懂政策的老人身上賺取可觀的利潤。

有很多機構還會向客人收取“使⽤⾮服務管理機構所僱⽤的護理⼈員的附加費⽤”(Surcharge for using staff not employed by the Provider) 。如果老人⾃⼰僱傭護理⼈員與護理服務供應商的,推出項目經理模式的基金管理機構便掙不到⾼額⼩時服務費回扣,便收取額外的費⽤來彌補收益損失。

其實很多老人並沒有意識到他們有另一種選擇——自主管理模式。隨著科技的進步和華人社會逐漸擴大,老人或子女們可以通過網絡和報紙廣告來聯繫華語的服務商,不再需要依靠項目經理去替他們安排工作。

這種自我管理模式只需繳付13%管理費,老人們可以僱用性價比最高的服務人員。選擇自己管理家庭護理項目基金,老人將全權負責護理服務的僱傭與護理服務的計劃。

自主管理的優勢是,不必無奈地接受傳統管理服務機構所指定的護理人員和受制於苛刻的購買限制上,相反,在有需求時,可以自主選擇與使用服務。同時,自主管理方式使老人能夠直接與服務商聯繫與溝通,相較而言,多數情況下,這種方式比間接通過項目經理更加快捷高效。

在自主管理模式裡,報銷流程十分簡單。拿快樂生活機構為例,在將需要的服務商或服務人員的相關信息發給快樂生活護理顧問後,老人可以自行預訂服務以及購買器械,然後僅需要讓服務提供方直接將賬單發給快樂生活,或者自行將發票發給機構來報銷。

在自主管理下,老人基本上只需保證自己購買的服務在居家養老基金所包含的可報銷服務項目即可。

相比於很多善於鑽漏洞的項目經理基金管理模式,自主管理簡化了老人消費服務以及報銷的流程,並且使老人不再受制於項目經理的亂安排服務,無疑是想要安心、簡單晚年生活的老人的最佳選擇。